空雨

【张新杰生贺17h/24h】踮起脚尖爱

芜歌芜言:

【张新杰 男神和你 生贺组17h/24h】

一个“霸图总裁”范儿的张新杰和一个单纯活泼女汉子……


私设?有。
祝,食用愉快。
另祝@执戈 太太,生日快乐!么么哒~

1.
霸图主场,商业赛,双方选手赛后登台致意。

你坐在霸图主场体育馆,第一排最侧位置,这个位置刚好看到站在副队长位置的张新杰完美侧颜。

你看到体育场馆里灯光璀璨,盏盏聚光灯齐齐点亮照向舞台,他就站在光芒正中,苍冷而莹白的光芒太过耀眼,将空中漂浮的微尘都一一点亮,以此光尘为霸图荣光加冕。他安闲自定的站在那里,微微侧头,眉梢眼角带出一抹倦色,他抬手,中指无名指微并,轻轻推了推眼镜,等待着对方队员前来握手致谢。

体育场馆里此时已经人声鼎沸,欢呼雀跃的人潮一浪高过一浪挥舞着手中的霸图红应援彩带。

你内心默默吐槽,大老爷们儿追起星来,比姑娘更疯狂啊!

你默默看着他,你心下叹道,好看的人就是不一样。你看着他站在那里,遗世独立,恍若神祇,仿若这世间的纷纷扰扰都与他无关,他自有一套精准的生活准则,而在他身边的人,都会不自觉的被他影响,按照他的步调行进。

这叫什么?气场。
你深以为然。

你在狂热欢呼的粉丝中间,看到终于轮到他与对方队员握手,他前一秒还冷静自持的面容,此刻微微浮起一丝礼貌性的笑意,看得对方少年一愣,大概是没想到霸图还有这样的好汉。

会读唇语的你,看到那少年握着张新杰的手,握了又握,还冲他说,“多谢前辈指教。前辈笑起来真和善。”

你低下头无声的笑了笑,从身边推挤欢呼的人群里艰难向外走,边走还边摇头,啧啧,张新杰,你出息了啊,没想到现在成了一个在小孩子眼里和善的人了。

你刚艰难挤出人群,舞台上的张新杰似乎感受到什么似的,向你离开的方向望去,结果只看到一个空空的座位和为他欢呼的粉丝。

挤出场馆,还能听到里面的欢呼声,你伸了个大懒腰,双拳朝向星空,“啊,真麻烦,没想到新杰大大现在这么有名,见一面好像不容易。”

你站在舞台上演绎梦想,我在寥寥几步外的台下看着你,路途这样短,而天涯却这般长。

2.
所谓青梅竹马?

如果从初中到高中这一段时光也能算作青梅竹马的话,你和张新杰大概算是教科书似的代表。

中学,同校同班,上学下学,同路走,班里前后桌,抄作业。

这缘分,啧啧,没的说。

不发生点啥,还真对不起上天的恩赐。

多年以后,你如此总结,并深深捶胸顿足,辜负天意啊,为啥当初没把他拿下呢?

呆萌可爱、大大咧咧女汉子属性的你,在中学时代没少受张新杰照顾。

怎么说呢?

大概从小,张新杰就已经具备了霸图好汉的潜质吧。

仗义,特别仗义。
认真,无比认真。
绅士,对女孩子极其绅士。
高冷,额……十分高冷。

张新杰为什么会去玩牧师?为什么会去霸图玩牧师?大概从小就有了这样的潜力,在班里一直是守护全班的存在,这一点,从稳定提供期末复习笔记,担任学习委员为同学打掩护等诸多方面便可见一斑。

所以说,三岁看老。没毛病。

斜阳巷陌,暮色垂垂,你和张新杰放学,慢慢沿着海岸线,走在Q市那著名的民国时期西洋别墅建筑群“八大关”的林荫小道上,身旁是蔚蓝深海,白石洋房,海鸥低飞,你和张新杰并肩而行,不时逗弄一下海鸥,惹得海鸥围着你又叫又飞,张新杰默默走在你身边,边走边将手里的大块梳打饼干掰成大小均等的小块儿递给你,看你特别得瑟去拿着饼干逗海鸥。

夕阳余晖,映在海里,抖落一抨霞光,于蔚蓝海色添一抹浮光跃金。少年张新杰着白衬衫、米色长裤,逆光而立,站在海边,静默深沉,他缓缓抬手,一只海鸥尖啸着,从半空俯冲而下,张新杰也不躲开更不显慌张,仍抬着手,俯仰天地间,冷静自持的少年,清俊干净,不染尘埃,似乎没什么值得他在意的东西。

那海鸥倒也乖觉,即将撞上他时,一伸嘴将张新杰手心里饼干飞衔而去。张新杰微微侧头,不以为意的瞧了一眼海鸥飞远的方向,唇边缓缓绽出一抹温煦笑意,波光粼粼的碧海落进他的眼眸,浮出无边深情。

少年张新杰,澄澈如碧海蓝天,莫测如蔚蓝深海。

他拍了拍手,拍去饼干屑,将包装袋里最后一块饼干递给你,“还有最后一块。”

你接过饼干,一口塞进嘴里,十分满足道,“还是你最好了,记得给我留个福根儿,我最爱的口味,不能都便宜了那群呆鸟啊。”

张新杰淡淡道,“知道它们呆,你还每天都要去逗一逗它们。”

你嘴硬,“那你不也是每天都帮我带饼干来着。”

张新杰侧目看了看你,没再说什么,只是看起来十分有兴致似的,又看向白石别墅里新开的蔷薇。

彼一时,五月的尾巴,藤花含苞,蔷薇吐蕊,身旁白石围墙黑铁栅栏上攀爬的名为“夏洛特夫人”的蔷薇花竞相绽放,风起时,蔷薇香浓,花瓣飞落,有灵活的雀鸟在花枝间穿梭,落日余晖将记忆都染上了一层温柔的霞光……

煦色韶光明媚,晴霞低笼芳树。

“喵呜~”

一声猫叫引起你的注意,你回头,正看到栅栏上,一树繁花间正蹲着一只白身黑花儿的圆脑袋猫正悄悄看着你,你一时兴起,踮起脚想伸手摸一摸它,没想到它十分机敏,一脸不屑的一登花枝,跑了。花瓣簌簌飞落,落了你一身,你眯起眼睛,不满的朝猫跑走的方向做了个鬼脸。

“呸,大胖猫,别让我再看见你!”

再回过神时,张新杰不知何时已经走下了坡路,在前方静静等着你。

“喂,新杰大大,等等我嘛。”

你赶紧飞奔下去,想要追上他。心下不免焦急,你知道他一般都是要下午六点准时到家,和他外婆一起煮饭。张新杰的外婆在外公过世后便和他们家一起生活,他的父母工作忙碌,经常天南海北的出差,实际上是张新杰和外婆一起生活,照顾老人家的生活起居。你有时也会去探望这位好脾气的阿婆,听她讲一讲过去的故事。张新杰的外婆解放前据说是某豪族的大家闺秀,旧时豪族,家规极严,尤为注重时间观念。这样的生活习惯,一脉相传下来,亦是深深影响了张新杰,所以,这个少年,别的优点暂且不提,对时间的规划可以说是家族遗传的好教养。

穿着蓝白衬衫裙的你,在落花里,从陡坡上飞奔而下,你看到张新杰,那个站在落花下的少年,脊背挺直,颈项光洁,微微侧头弯出好看的弧度,身上的白衬衫干净整洁,带着少年人的清新爽利。少年眉目舒朗,挺鼻薄唇,他看着跑过来的你,薄唇微抿轻轻笑起来,一笑入心,此后很多年,你再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都觉得,张新杰此人,不笑则以,一笑起来,也是能算倾尽韶光不可换的。

快跑到他跟前了,你一跃而起,想吓一吓他,哪知道刹不住脚的是你,到他跟前还没卸去惯力,眼看就要扑街,张新杰却是似乎早有准备,伸手揽住你,扶了一扶。

你猝然落入他温暖柔软的怀里,有些不好意思,还嘴强道,“哎呦,没算好时机。”

待你站定,他伸手拂去你肩上落花,“快走吧,要迟到了。”

“知道了,今天也没算好时间……”你知道他家的习惯,自我检讨,“不过,你看!”

你将藏在背后的花枝拿给他看,“拿给阿婆插花好不好?算是我将功折罪。嘿嘿。”

他侧目,打量着这束花枝,一枝重瓣蔷薇,绯红落白,花色灼灼,衬着你的笑脸更显明艳娇俏,他愣了愣,半天,认真开口,“很好看,阿婆会喜欢的,可以插在那个白瓷细颈瓶里。”

你获得认可,更加开心。

“新杰大大对什么都这么认真啊,你怎么什么都会呢?”

“我说过的,别这么叫我。同学之间,应该叫名字。”

“我偏不。”你带着点不讲理撒娇道,“你什么都好厉害的,大家都最喜欢你,跟你一比,我可就太不起眼了,我可是顶着好大压力跟你做朋友呢,你不能不给我点福利呀。”

少年张新杰叹了口气,在外人眼里,他什么都会什么都懂,是同学眼里的学霸,是校园少女的理想型,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对什么都认真,有计划、干净、有序,乃是严谨家教使然,“优秀来自于自律”,是家中长辈的要求,是家庭的荣誉,万事理应如此。可是,他有时却羡慕着你的天马行空,任性自由。

一丝不苟、没有意外的规范人生,也是很无聊的呐。

“好吧,随你。”

“我跟你说,我这人其实可怂了,我知道你在我身后的时候,我就觉得什么都不怕了。”

“我的荣幸。”

“你看你这人,这时候不该是一脸感动吗?”

“你想看我感动的样子?”张新杰停下脚步,似乎在思考什么。

“诶,我说着玩的,你还真准备演给我看啊,演的谁要看。记着啊,你欠我一次感动。”

“知道了。”

夕阳的余晖,将你们的身影拉得长长,并肩而行的少年少女,身影却被阳光揉在了一起,你和他向着夕阳走去,仿若好莱坞的经典电影结尾,胭脂色的天空,柔软轻云,夕阳暧昧旖旎,电影画面般的美感。

3.
大大咧咧的你,在青春年少时,比别的姑娘的心思似乎都要粗几分,跟张新杰朝夕相处的日子,居然还没点旖旎情思。大概本该是青春浪漫校园故事的剧情,在你的坦然相对下,一路朝着青春友情校园剧发展了。

多年后,每每思及此处,你都不免捶胸顿足,想要把年少时的自己揪出来胖揍一顿,告诫自己:“看清楚,这是张新杰,这是家教优良、为人优秀、善良温柔、认真严谨、长得好看的男神教科书,知道不?你赶紧下手,知道不?”

话说回来了,只怪当时太年少,你还不能准确定义自己的情感。

你不知爱情是什么,你只是能清楚的知道,别的女孩子对张新杰示好、搭讪,你会闷闷不乐,你只想永远和张新杰一直这样子,一直在一起,一直只有你们两个人的……

对此,你还深刻的批判了一下自己,怎么能这样狭隘?同学之间,这样搞小团体,很不好。但是,你看着那些又美又白又瘦又会穿衣打扮的女孩子走在张新杰身边的时候,你内心里除了酸涩,更多的还有……啊,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吧,这样的慨叹。

当然,现在的你能清楚的认识到,你的这种想法很正常,就是爱情心理中的唯一性和排他性。

唉,归根到底一句话,只怪当时太年少。读书少。

你们学校,每天下午三节课后的大课间,都要组织学生跑400米锻炼身体,跑完操才能走读生放学,住宿生吃晚饭。

这一天,刚完成每日班级跑操任务的你,拿着从小卖部刚买的一包袋装酸奶,沿着操场边慢慢走圈儿,想着等缓过口气的时候喝掉它,再和张新杰一起收拾东西回家。

正走着呢,抬眼看到张新杰和传说中的校园女神学姐正在说话。你一个机灵,钻到了操场边的竹林小道,躲在了一杆翠竹后面,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看着那么骄傲漂亮的学姐,你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运动鞋、运动衫,默默叹了口气。

但强烈的好奇心,还促使你躲在竹子后面看着他俩,想要知道究竟他们在谈什么。张新杰还是一贯的冷静自持模样,面对美女学姐,不卑不亢,反倒是衬的一脸笑容迷人甜美的学姐有点讨好的意味……

正观望着的你,看到张新杰,对学姐说了什么,两个人一同朝你的方向看来,张新杰还唯恐别人注意不到似的,还指了指你的方位,把你吓了一大跳,偷窥……暴露了?!

你一惊,手没了轻重,不自觉将手里已经开口儿的袋装酸奶一捏——

只听身后一声惊叫,你扭头,正看到酸奶滋了身后刚巧路过的政教处主任一脸……

年过五十的政教主任,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只见他淡定的抹了抹糊了自己一脸的酸奶,淡定的掏出蓝灰格子棉布手绢,淡定的擦了擦眼镜,淡定的、中气十足的发一声喊,“你哪班的?来政教处。”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你将手中酸奶袋往后一扔,撒丫子就跑……

于是,那一天的放学时光,学校最热闹的时段,同学们见证了落日余晖下,政教主任宝刀未老,追赶某班女学生,边跑边喊,“站住!你哪班的,来政教处!”

女学生边跑边扭视他,气喘吁吁回应,“老师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真不是故意的。”

活脱脱一出闹剧。

此后很多年,这当做一则校园传说流传了下来。

传说,政教主任长跑出身,宝刀不老,能跑过他的人,期末考试运奇高无比。

喂喂,这究竟是谁说的啊?!


4.
青春短暂,年少荒唐。

曾经鲜活的记忆,便成了被岁月淘洗过的衣衫,洗到发黄褪色,辨不出曾经的模样。不过是,昔日白衫蓝裙,今日杂色斑驳,一时坚定一时脆弱,到了最后,谁能说的清呢。

现在的你回忆起来,不禁扪心自问,“当时搬家到别的城市,我跟张新杰是怎么道别来着?”

说了没说?
想不起来了。

你想了想,觉得吧,当年确然是喜欢张新杰的,但跟张新杰相处,就好比要踮着脚的爱情,实在是……怎么说呢?有点累。他就是一个事事完美的男神,跟你去吃酸辣粉,也要尝试无数次,直到调出最美味的程度,认真跟你分享加多少醋才是最好吃。

换来你一句,“我不喜欢吃醋啊。我比较喜欢加辣。”
“……”

你自我审视了一番,还是十分宽容的把自己丢在了普通人的范畴,不过中人之姿,却胜在善良可爱,活力十足,乐观向上。

你和普通的女孩子没两样,自然也不太奢望今日“霸图总裁”范儿的张新杰还能记起有你这么一号同学。因而你还是比较放心的出现在张新杰的活动范围之内,就想默默的看一看他现在的生活,本来想要与他相见,想要正式出现在他面前的心却一点点消失了。

恩,作为一个小怂货,你自我安慰,何必呢?要是真出现在他面前,人家又记不起你,多尴尬。在这方面,你的自尊心尤其强烈。

思绪拉回当下,在雨中淋着的你,大大打了一个喷嚏,冷的抖了抖,伸开手掌,看着雨滴滴落在手心,自嘲一笑,“真倒霉,出门没带伞,Q市的天气还真是莫测呐。”

隔着落地玻璃窗,张新杰正跟战队老板、合作商、队长韩文清、还有几位美丽时尚的姑娘一起吃饭,红木圆桌、雪白桌布、金丝边儿白瓷餐具、水晶高脚杯,一看便是价值不菲的晚宴,席间他们,言笑晏晏、言谈甚欢。

你站在雨中,侧头看了看他们,唔,下雨了,还是回家吧,今天也是凑巧路过,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他。你自嘲着想,要不是没带伞,还真想多看一看他。

正这样想着的你,却看到餐厅包房里的他,猝然慌乱起身,像承受不住似的扶着桌子,低头,抬手稳了稳眼镜,不顾身旁人的询问,他拉开包间门,跑了出来。

你仿佛预感到什么似的,侧身,看向酒店门口,你看到身着一身铅灰三件套英伦西服的他,你看到一贯绅士谦和、从容镇定的他,从漆黑大理石门廊装饰的酒店里跑出来,一跃从三级台阶上直接跳了下来,一脚踩进雨水里,雨水溅脏了他的裤脚,纯手工制作的意大利小牛皮皮鞋泡进水里,整个人有点可怜兮兮的慌张样子。

你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你看着他,穿过重重雨幕,走过来,时光此时格外慈悲起来,雨水冲刷了这数年尘埃,你看着他,朝着你一步步走来,曾经的干净少年,长成了干净的男人,他朝着你走过来,有一个恍神,仿佛时光倒转,雨水消逝,又回到了那个落日余晖的傍晚,你看着那个少年一步步接近,只不过这次不是你跑过去,而是他跑过来。

耳边仍然是哗哗落雨声,雨势渐大,你满脸雨水,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你想,真好,这样他就看不到自己落泪的样子了。

你看着走到身前的他,雨水模糊了他的眼镜,不晓得他能不能看清楚。

你哑着嗓子冲他道,“哟,好久不见,新杰大大。你的鞋子湿了。”

一别经年,你和他说的话,竟然是,你的鞋子湿了?

他看着你,抿着薄唇,不说话。

在大雨中,你看着他不知是因为冷还是怎么的,喘着气,有些微微发抖。

他看着你,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如少年时为你拂去肩上落花一般,温柔的抚上你的脸颊,感受到你的温度,仿佛确认真的是你一般,猝不及防,将你一把揽入怀里。

混合着雨水的湿气,你辨认出他的味道,大卫杜夫“冷水”香,幽微的橡苔香混合着刚才屋子里衣香鬓影间的玫瑰香,温暖甘甜但却不乏旖旎多情。

“你知不知道你走了多久?”他发问。
“你知道不知道,我……”他顿了顿,“我很想你。”

万语千言蕴在心口舌尖,隔着万水千山的心照不宣,见到了,却也不过问一句,你知道不知道我很想你。

你伸出手回抱住他,在他怀里闷闷的说,“我还怕你忘了我来着。”
“九年三个月零十八天,我没有忘记。”
“我以为自己对你不重要。”
“不,是我搞错了,我以为我有很多时间,会让你真正感受到你对我有多重要。可是,你一走,我才发现,其实很多事情根本不会给我时间去准备。”

曾经年少,作为一个小怂货,你默默的离开,带着一点少年人的自卑,更带着许多少年人的自傲——如果开口承认喜欢你,却被你拒绝,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于是,你沉默,你离开,你退出,一贯拖泥带水的你,却在这件事情上近乎冷酷的斩钉截铁。

可是,你却不知道,冷静自持的少年,却也是有着滚烫的内心。他在还来不及开口的时候,便被你剥夺了总有一天能够开口的权利。

所以说,何为命运?就是铺垫重重,让你事后总觉得有迹可循,可追本溯源,却又不过如此。譬如倾盆落雨,譬如你和他。

5.
至于事后怎么发展到,你和他又一同走进酒店。
这就有点说不清了。
反正大雨把衣服都淋湿了,旁边就是酒店,洗洗换换,也是十分合理的。
总之,昨晚,
你是彻底见识到了张新杰那堪称教科书般健康的生活作息了。
早上在酒店里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花板,窝在温暖干燥的被子里,你朝着身边人蹭了蹭,蹭到他怀里,搂住他的脖子。

还在闭着眼睛轻寐的他,含混呢喃了一句,“别闹。”带着点哑声,说不出的魅惑撩人。

“就不。”

张新杰探过身子捞过床头柜上的手表看了眼时间,“这么早?时间还有很多。”

严谨自律的人,对时间可是很敏感的。

这天早晨,你亲身体验了一个成语“玩火自焚”。

6.
时间回到你被政教主任追打的那一天。

女神学姐跟张新杰告白。
“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
他指了指从竹林那边跑过来,带起飞扬尘土的你,元气满满、活力十足的你,即使被政教主任追赶,依旧带着些少年人爱玩心性、带着一点笑意的你,奋力的向前奔跑,落日余晖下的你,在他眼里,散发着熠熠光芒。

学姐有些不解,“她?漂亮吗?”
“平心而论,她没有你漂亮。但我喜欢的她,有趣、单纯、善良、乐观,你看到她便能感受到她对生活出于最本真的热爱,有着些赤子之心……她和我完全不同,可是因为这样的不同,让我看到生活里的每一天因为她都是有趣的一天。遇到她,是我的意外之喜。她,就是意外。”张新杰这位高冷男神此时难得的讲了这许多话,只为让别人知道你有多好,像在跟同学安利自己最喜欢最宝贵的发现,带着一点少年人的骄傲。

你的好,我一直都知道。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评论

热度(299)